栏目导航
快速通道
装备督导
学籍管理
教师教育
科普学堂
课务查询
李公朴研究
 
买球网manbetx >>阅读频道>>美文共赏>>刘翔自传(转)(一)我是刘翔
刘翔自传(转)(一)我是刘翔
作者: 原创 来源: 本站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12年02月29日

在转载刘翔自转之前请大家先阅读两篇报道:

     英媒专访刘翔发布回归宣言 奥运决赛一切有可能

http://sports.163.com/12/0227/14/7R9B32R900051CAQ.html

 

刘翔夺冠:一部经典的励志剧

http://www.cnr.cn/gundong/200910/t20091026_505532312.html

         作者:龙敏飞               

       在济南奥体中心领奖台上,全运会男子110米栏三冠王刘翔手舞足蹈。

  没有任何悬念,刘翔加冕全运会男子110米栏三冠王。昨晚,在全运会男子110米栏比赛中,刘翔以1334获得冠军,解放军选手纪伟、河北选手史冬鹏分获二、三名。四川小将尹靖以1387获得第6名。(据1026日《四川日报》)

  有太多的期待,同样也有更多的害怕,生怕那触动人心的北京奥运会一幕重新上演,甚好,这种感觉自始至终只是一种忧虑。赛场上,刘翔一马当先,尽管最后稍有放松,但最终还是没让让冠军跑掉,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胜利后,刘翔先是脱了鞋,继而连上衣都脱掉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尽管刘翔夺下的世界冠军都不在少数,但这个冠军,却显得弥足珍贵,因为这是刘翔伤愈复出的第一个冠军,正如解说员所说的那般——刘翔王者归来。在我看来,刘翔演绎的不仅仅是归来,而是一部经典的励志剧!

  乐观积极。要说运动员中对冰火两重天感受最深刻的,恐怕莫过于刘翔,雅典奥运会塑造起的神话和北京奥运会神话的破灭,从紫禁之巅达到平地,无论外界有如何的传言,有怎样的声音,刘翔每次记者会时总会做出一些滑稽的动作,还有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反正天塌不下来,愁一天乐一天都不过何不乐一天过呢?甚至全运会比赛前,刘翔还能和记者开玩笑说要跑1186,刘翔经典的重塑就不得不提刘翔这种乐观积极的心态。

  永不言弃。很多运动员,受伤之后往往选择退役,改弦易张,因为,很多人知道,有了伤,伤病很容易复发,这对运动员运动生涯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然而,刘翔没有放弃,而是选择抗争,并且最终用自己复出后的首个冠军诠释了自己和病魔抗战的胜利。就如同刘翔自己说的:现在我已经更加认清了自己,生活就是这样,总是跌跌撞撞,只要能爬起来就好……等我退役之后,估计就会好点了,我就会慢慢回归正常的生活。毫无避讳,坦诚真挚,一句只要能爬起来就好便是刘翔永不言弃最有力的诠释。

  爱国情怀。其实,刘翔的人气不光是赛场上的,更是赛场外的作风。在第十届运动会上,刘翔用胶布把日本美津浓的商标贴得死死的,而且刘翔还有一个准则,那就是无论开价多少,日本广告都不接,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一个日本记者怀疑刘翔成绩真实性却遭遇刘翔最有利的辩解,最终只能自取其辱。我们不对其行为做任何评价,但正是这样一颗赤子之心让很多中国人宽心,也让其备受欢迎!

  不少人总是谈论,不要将刘翔神化,也不要将其塑造成经典。在笔者看来,这些忧虑有些过于忧虑了。要知道,任何行业只有塑造出自己神话一般的人物,才能唤醒更多的人去喜爱这项运动,去关注这项运动,就如同乔丹之如篮球、伍兹之如高尔夫球。他们彻底改变了一个世纪的人对运动的偏爱!

  而如今,刘翔可以说是中国田径场上的乔丹式人物,刘翔比赛门票一票难求便让人略知一二。并且,刘翔带领110米栏群飞,如今国际赛场上,除却和刘翔南征百战的史冬鹏之外,还有纪伟、谢文骏、尹靖等后起之秀,令人倍感欣慰。将刘翔神化,将其作为励志的经典人物,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人们的全民健身意识,何乐而不为呢?

 

 

 

 

                               第一章 我叫刘翔

我原本应该叫刘吉。显然,这个看似吉利的名字,因为与留级发音完全一样,被望我成龙的众亲戚一致否决。
   
我的顽皮曾一度让我父母怀疑我是否有多动症。去亲戚家做客,我喜欢从这个沙发跳到那个茶几,再跳到那个桌子,而他们最后找到我的地方,一般是大橱的顶上。
   
喜欢打玻璃球,喜欢枪,喜欢变形金刚,和那个时代的所有男孩一样,我也拥有一个充满美好回忆的童年。
                                    
第一章第1

我叫刘翔。如果要用比较科学的方法记录我的出生的话,那应该是公元1983713928分,我以男性的身份降临到了地球上。按照一些传统章回小说的说法,似乎应该来点百鸟朝凤天现彩虹之类的异象才够过瘾。可惜,按照父母的回忆,我刚出生时9斤,不算白,也不胖,也就是骨架大了一点,并没什么特别之处。如果硬要找一点特别的话,那就是我的左前额有一处黄色的胎记,以至于今后在这块地方长出的头发都是黄色的。我奶奶当时看了我一眼,就说了一句话,那句话当时大家都以为是说着玩玩的,却被我父母一直记在心头。
   
奶奶说:这小子今后肯定要出奇迹!

            第一章第2
  我觉得在叙述我自己的故事之前,还是有必要先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我叫刘翔,大家都知道,可为什么我叫刘翔,知道的人可能就不多了。现在大家都觉得我这名字起得真有讲究,人如其名,飞翔在雅典,可我小时候差点就不叫刘翔了。小时候,围绕给我的取名,我家曾展开过一场大讨论
  当时普遍流行的一种取名方法是取单名姓随父亲,再在名字里添上一个母亲的姓。我父亲叫刘学根,我母亲叫吉粉花。按照这样的道理,我原本应该叫刘吉。显然,这个看似吉利的名字,因为与留级发音完全一样,被望我成龙的众亲戚一致否决。
  于是,大家开始试图让我的名字影响我的性格,刘强这个名字很快被提了出来。这是个比较普通的名字,也比较朴实,提出这个名字的叔叔、姑父希望我身体强壮些。但我妈妈很快又发表了不同的声音。因为那时候我家有个邻居的小孩名叫强强,用上海话说起来有点犟头犟脑的意思,还是个皮大王,所以我妈妈对这个名字印象不是太好,更不愿意以后同样用强强来称呼我,于是,刘强也夭折了。
   
给小孩子取名永远是一个纷繁复杂的过程,从这个角度来看,我的取名还算进行得顺利。在第三次征集意见的时候,刘翔被我姑父提了出来。在上海话里读音差不多,而字还有飞翔吉祥的意思,怎么听都顺耳,于是我爸爸一拍桌子:好!就叫刘翔!
                                   
第一章第3
    关于那时候所发生的事,请原谅,幼小的我很难有所记忆,更多的是靠我父母的回忆。他们告诉我,我在摇篮里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蹬腿。那时候我还没学会走路,只能躺在摇篮里,但没事干就喜欢自己蹬腿,用我妈妈的话说起来,就是两条小腿像小榔头一样,拼命地蹬。穿在我脚上的小鞋子,一会就被蹬得不知去向了。为了保护我的小脚丫子,也为了省去一次次找鞋的烦恼,我妈妈干脆在我脚上套了两只小棉套,这样任我怎么蹬都无所谓了。我也不知道我是否曾从那种无意义的蹬腿过程中得到什么乐趣,但爸爸告诉我,苦头倒是吃过的:我2岁的时候,忽然一天,面色发黄,乱哭乱闹,吓得父母赶紧把我送进医院。经过检查,原来是因为腿蹬得太激烈,造成了肠套叠,当时真是吓了他们一大跳。
   
当我出生13个月的时候,我终于学会走路了。对我父母来说,这无疑是一件让他们欣慰的事。但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他们很快就体会到了另一种烦恼。按照我爸爸的说法,那就是我从来不正正经经走路。每次他们带我上街,我总是乱蹦乱跳,一会跳上花坛,一会又狂奔到父母前面,总之没有一刻安静。而我的顽皮一度曾让我父母怀疑我是否有多动症。去亲戚家做客,我喜欢从这个沙发跳到那个茶几,再跳到那个桌子,而他们最后找到我的地方,一般是大橱的顶上。
   
我妈妈对我小时候的评价是:闷皮(沪语,意为闷声不响地疯玩)。有时候在外面和小朋友玩好回去,外套还是干干净净的但里面的内衣已被汗水浸得湿透。那时候都玩些什么呢?其实和我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一样,我们玩的都是那一套东西,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打玻璃球和刮香烟牌子。打玻璃球可是我的得意强项,虽然达不到指哪打哪的境界,但估计也差得不远了。而刮香烟牌子有时候要靠点运气,我父母检查我有没有去刮香烟牌子玩,所用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叫我摊开两只手,如果右手脏得要死而左手白白净净,那肯定就是去刮过了。
   
贪玩的男孩子,多少都会有点吃苦头的经历,我也不例外。记得那时候,男孩子另一种嬉戏方式,是成群结队地去建筑工地里玩,堆沙子,爬毛坯楼,有数不尽的乐趣。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一个工地的池子旁边,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池子里面全是石灰水。池子上横架了几根木梁,小伙伴们就开始聒噪:谁敢走过去?我这人好胜心特别强,当时就拍胸脯站了出来:这有什么?看我的!很不幸,尽管后来孙海平教练夸我的协调性很好,但那时候,我的这种天赋显然还没被发掘出来。走到一半的时候,我脚下一打滑,整个人就栽进了石灰水的池子。幸好池子不是很深,水只到我的胸口,但我从头到脚全是石灰水,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晚上回家,我还不敢回自己家,怕爸爸揍我,只能先偷偷溜到爷爷家,因为爷爷疼我。爷爷看到我那样子大吃一惊,忙给我洗澡,从头到脚换了一套干净衣服,让我回家。当然,瞒是瞒不住的,回到家,爸爸很快知道了事情真相,而爷爷却棋高一着,他看我走了后放心不下,知道爸爸肯定会打我,又骑车跟了过来,最终让我免了一顿皮肉之苦。
   
但值得一提的是,小时候我一直玩得脏兮兮的,长大后,我就渐渐要干净了。有不少媒体报道我比较喜爱干净,我觉得事实确实如此,而且这个习惯是从小养成的。当然,除了在玩耍的时候。饭前便后洗手自然是不用说了,我姑父回忆我小时候有洁癖的一个经典事例是:我跟爸爸妈妈到亲戚家做客,我从来是不换鞋子的,可能那时候的人家也没那么多讲究。而客人到我家来,比如我姑父,若不换鞋子,我嘴上不会说什么,但会拿一块小抹布,像个小跟屁虫一样跟在客人后面,客人走到哪里,我就在他后面擦地板擦到哪里,直到客人不好意思,也换上拖鞋为止。
 
   刘学根(刘翔的父亲):小家伙从小到大,卫生习惯倒真是挺好的。别的父母要千叮万嘱自己小孩吃饭前去洗手,我们不用操这个心,他很自觉的。小时候送他去幼儿园,有时候衣服来不及洗,给他换上昨天的衣服,他就要提意见:“爸爸,这是昨天穿过的衣服,脏的!”
    到后来他住到体校去的时候,他自己的床,自己的写字台总是整理得最干净的。有时候要出国比赛,他也会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得井井有条。有时候我会去帮他拿箱子,拉开他的箱子想帮他再加点东西,发现连一双袜子都塞不进,他已有条有理放得满满的,一点空间也没有了。
    和许多小男孩一样,我也喜欢枪,也拥有过不少枪,其中最多的是水枪。这恐怕因为水枪在所有允许小孩玩的玩具枪里,是最具子弹射出并且可击中目标的真实感的一种。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我对水特别有好感。我妈妈当时最头痛的,就是我走路喜欢往有积水的水塘里踩。记得有一句话说:当你穿着套鞋,看到水塘的时候还小心翼翼地避开,那说明你的童年已离你远去了。而我的魄力在于,不穿套鞋,也敢往水塘里踩。记得有一次,大冬天,妈妈和我一起走回家。我穿着崭新的棉鞋跟在后面,一有机会就往水塘里踩,直到棉鞋全部湿透。妈妈回家揍了我一顿,然后一边揉着我那冻得通红的小脚,一边心疼地流泪。

    吉粉花(刘翔母亲):我们家翔翔,小时候我帮他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洗鞋子,因为他实在太顽皮,带他出门,从来牵不到他的手,一会跳,一会跑,专找不平的路面走,而他的鞋子几乎天天要洗。
    记得有一次,我和他爸爸带他去公园,他穿了一双新的奶黄色小皮鞋。因为是新鞋,有点磨脚,把他的皮磨破了。我看了心疼,专门为他到旁边小店里买了双白色的跑鞋给他换上。这个小家伙,你猜怎么?才穿上5分钟,“扑通扑通”几声,他穿着新的白色跑鞋就跑进一个水塘里了!
   
既然说到玩了,索性就让我说个痛快吧。大概每一个20世纪70年代末80年初出生的男孩,都会痴迷于电子游戏机。那时候流行任天堂的红白机,《魂斗罗》、《坦克大战》是我的最爱,但很快就觉得没什么挑战性了。后来去区体校后,周边的小游戏机房就成了我们的第二训练基地。我和几个朋友训练完了以后经常去打街机玩。钱花得不多,每天顶多用两三块钱。一块钱三个牌子,我们可以玩上两三个小时。我比较喜欢打《名将》,选刀手,来回刀抽杀,一般总能通关到底;《三国志II》也很拿手,一块牌子能打过吕布。
   
当然,属于我这个时代的男孩子,还会被一样东西深深吸引,那就是变形金刚,这个至少影响过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所有男孩的神奇系列玩具。当时每集的《变形金刚》电视节目,我是一集都不落的,而更重要的是,我喜欢变形金刚的玩具。但相信经历过那个时代的朋友都知道,当时一个变形金刚的价格,对于大多数中国普通家庭来说,都是昂贵的。记得在我5岁的时候,有一次爸爸妈妈带我出去玩,我看中了一个超级帅的变形金刚玩具,那是我梦寐以求的一个组合啊!但看了看价钱:58元,真的非常贵。我知道这对父母而言是一笔很大的开销,但我又实在喜欢,只能在柜台前站了好一会,然后依依不舍地跟父母走了。一路上,我也不说话,但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父母不给我买什么东西,我从来不闹,但我也无法掩饰自己的失望。爸爸妈妈怎会不知道我的心思,但他们还是硬着心肠拉我走。走了一段,妈妈心软,停了下来,小声问我:你很喜欢那个变形金刚对吗?我点头。妈妈如果给你买,你就一定要答应妈妈做到一些事好吗?我一看大有希望,忙用力点头。于是,妈妈无非提了一些让我准时睡觉、不能调皮之类的要求,我把头点得像鸡啄米!最终,我得到了那个变形金刚,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刻我的兴奋之情,一样看似不可能到手的东西,居然被我所拥有!晚上,我把那个变形金刚放在自己的枕头边才肯入睡,因为这对那时的我来说,是最珍贵的一件东西,正如16年后的雅典之夜,我把奥运金牌放在枕头底下才能入睡一样。

    到了入学前,我的身高其实已超过同年龄段的其他孩子很多了。当然,我后来会长高到189,恐怕我父母也没想到,因为他们俩的身高都不是太高。我妈妈分析下来的原因是,我外婆身材很高,而我几个舅舅也全超过了180,所以有些遗传成分。另一方面,可能小时候父母在营养方面比较注意,那时候我妈妈在饭店里做事,而爸爸经常出差,会带些小甲鱼之类的东西回来;另外,牛奶是不可缺的。总之,我在吃的方面可谓是得到了充分的保证。
                                    
第一章第4
  在我的印象里,我并不是很喜欢上学。上托儿所、幼儿园的时候,我和一些同龄人一样,似乎更喜欢待在家里。当然,也免不了编出一些借口来逃避每天被送去幼儿园。当时我比较常用的借口是牙痛,因为说自己咳嗽很难装出来,而发烧更是需要额头的温度来证明,只有牙痛是自己知道,别人看也看不出来。不过,聪明的爸爸妈妈自然是不会被我这套小伎俩骗过的,在我印象里,牙痛手法鲜有成功的案例。
  终于到了上学的年龄,我和其他孩子一样背起书包,快快乐乐地奔向学堂。记得一年级是在中山北路第一小学上的,后来因为搬家的缘故,二年级就到管弄小学去读了。
  必须承认,直到现在,我对上学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抵触情绪。不过在那时候,每个孩子都对能背着书包,坐到教室里听课有一种非常新奇的感觉。至于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将度过整整16年的读书生涯甚至更长,这就不是我们这个年龄的小孩子可以预见的了。
  相对而言,我对文科要比对理科更感兴趣一些,当然,我作为正常学生的读书生涯到小学四年级就画上了一个句号,也体会不到不少学生要为文理作出取舍的烦恼,但那时候,我确实更喜欢语文多一些,可能是因为我小时候看连环画看得比较多的缘故吧。那时候,我比较得意的是我字写得不错,从小学一年级写拼音开始,老师就夸我字好,还会把我的写的字贴在墙上给同学们看。我爸爸自然是不会轻易表扬我的,但到了奥运会之后,他看到我给别人的签名和我给别人写的赠言,也吃了一惊:翔翔,你的字是不是专门练过了?我说没啊。其实我觉得我的字非常一般,只是我写的时候尽可能让字自然一点,工整一点,别矫揉造作就好。可能做其他事情,也是这个道理。

  说到表扬,我得承认,我是个需要表扬和鼓励的人,我觉得这是我获得信心和动力的源泉。或许正因为如此,小学时的一次班干部选举,给我印象十分深刻。
  那是一次班干部的改选,由班主任主持。按照程序,是由老师报几个候选同学的名字,然后由同学们举手表决,如果同学觉得有其他合适人选,也可以提出。
  我对这样的选举方式颇不以为然,因为在我们那个时代,老师的话对学生而言无疑就是最高指示,由老师推荐的同学,得票率个个接近百分之一百,而老师没有推荐的同学,等于是老师并不看好他们,那同学们自然也不会多事
  当然,必须承认,我认为这样的选举方式不公正,是因为我自己太过顽皮,在老师眼里已扮演了一个皮大王的角色,才没有资格做班干部的。而事实上,我那时的学习成绩同样很出色,也很愿意为班里做些事情,但我隐隐感到,老师不会给我这样一个机会。
  选举的进程自然是从大到小,先是大队长,我有自知之明,不吭声。然后是选举中队长和中队委员,其实我觉得那几个候选同学学习成绩和我差不多,有的还不如我,我开始有点急了。中队干部选举之后,是小队长的选举,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可老师报的候选名字里,还是没出现刘翔
  我真的急了,因为我知道,错过这个村,就不会有下个店了。我咬了咬牙,举起了手。
  刘翔,手可以放下了。老师在大家举手表决后对我说,但我的手仍倔强地举着。有什么事要说吗?老师开始感到疑惑,但她给了我发言机会。我的一下站了起来,说:报告老师,我要选一个同学!老师笑了:你要选谁?
  我选我自己!我坚定地回答。
  全班哄堂大笑。
  在我读书的那个时候,选自己毕竟还是件非常新鲜的事,大家都抱着一种谦虚的态度来看待选举,在同学们的概念里,选举自然是要别人来推荐的,哪有自己选自己的道理?更何况我还这样理直气壮。而在我看来,我不行,我就不上,但如果我行,为什么不争取一个机会?
  老师也愣了一下,但她还是给了我机会:那好,选刘翔的同学请举手!
  稀稀拉拉地,举起了几只小手,我一看,都是平日里和我一起玩耍的几个要好男同学。
  毫无疑问,我的这次毛遂自荐行动最终以惨败而告终,并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同学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现在回想起来,这毕竟是一件小事,老师那样做也很自然。但不知为什么,从那次事件之后,我就开始对学习慢慢失去了兴趣,或者说,失去了一种动力。可见那时对能当一名班干部的荣誉感,在小学生心目中还是挺重要的。有时我在想,老师那次如果能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会用加倍的努力来回报她的信任。可惜,我没得到这次机会。
   
刘学根:这件事情我也有印象,好像对他的影响是挺大的。
    那天他放学回家,闷闷不乐,很明显碰到了不开心的事。我就问他怎么了。一开始他不肯讲,被问得急了,终于告诉我,今天班里进行班干部改选了。
    我问他:“那你被选上了吗?”他把嘴一撇,说:“哼,我才不要当那班干部呢!”
    我一愣,想这小子难道真有那么“清高”?后来一打听,我乐了,原来我儿子哪里是不想当班干部,而想当得很,想当得都自己推荐自己了,结果还是没当上。但我还是觉得挺高兴的,想当干部,说明他有这份上进心,而自己选自己也没什么好难为情的,反而让我觉得这小家伙还真有点敢说敢做的魄力。
                                第一章第5
   
喜欢打玻璃球,喜欢枪,喜欢变形金刚,和那个时代的所有男孩一样,我也拥有一个充满美好回忆的童年。站在现在这个角度再回首我的童年,感受到的,是无尽的怀念。
   
奥运会回来之后,有一次回家,路过小区弄堂的时候,看到一群五六岁的孩子正在嬉戏追闹,在比谁跑得快,领先的一个男孩子大喊:你们跑不过我的,我是刘翔!后面几个叽叽喳喳:我才是刘翔!”“我才是!
   
我不禁莞尔。幼年时的我,不正和他们一样调皮捣蛋吗?而这群玩耍的孩子中间,有谁能保证,今后不出另一个刘翔,另一个能为祖国去争荣誉的刘翔。

 

 

 

 

 


    附件:
关闭窗口
打印文档
Copyright @ 2016 买球网manbetx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6037921号 技术支持:万兆科技
地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古方路818号 邮编:213161 电话:0519-86556341 邮箱: wjsms@163.com
账号登录
保持登录 忘记密码?
账号与武进教师培训平台同步